弦惊琴断

[金银]荆棘之地 Ⅱ

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

one page book:



骨科巨型ooc慎入。
骨科巨型ooc慎入。
骨科巨型ooc慎入。




***

这份讨厌来得毫无征兆,从他的哥哥交了第一个女朋友开始,原无乡发现自己正渐渐被疏离。 
 
知道倦收天讨厌他并不是多难的事,朝夕相处的十几年,他们早就对彼此知根知底。那个人的眼神,他的语气,他的肢体动作,原无乡了解它们背后的每一种含义。 
 
但知道和接受是两码事,他在心里逃避一切不好的迹象,一厢情愿地把自己摆在那个人心中最重要的位置上,而不是一个碍眼的累赘。 
 
他想过问哥哥为什么,却又怕真的得到答案,那就是代表着自己真的被讨厌,无法再找出任何借口逃避。 
 
十四岁以前,他们亲密无间。原无乡最喜欢的事就是钻哥哥的被窝,听他讲鬼故事。那个人知道他最喜欢听这些光怪陆奇的东西,明明怕得要死,却要强撑着听下去。 
 
因为哥哥会搂着他,给他一个无比安全的怀抱。 
 
也是在这个年纪,原无乡踩进了作茧自缚的陷阱,无可救药地爱上了这个人。 
 
或许连他自己也搞不清,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,沉溺于这样狼狈的处境。 
 
动情仅需一瞬,之后的苦果,却要他独自尝尽一生。 
 
和哥哥分手的女孩们,都会哭得特别伤心,仿佛失去了世上挚爱之物。可她们所珍惜的这个人,是从他原无乡的世界里,一次又一次抢夺来的无尚珍宝。 
 
他记得第一次令他心碎的那一幕是如何发生,倦收天牵着一个女孩的手,走在落满金色阳光的操场上,他们眼中只有彼此,再也容不下别人。 
 
感到自己被背叛,被欺骗,但这种感觉又多么可笑,可笑到他无法对任何人倾诉,无法对曾经最亲密的那个人诉说。 
 
是他一厢情愿地喜欢着自己的哥哥,这么极度肮脏、龌龊不堪的爱恋,本就不该有什么美好的结局。 
 
父母做生意经常出差,两人从小就学会了独立生活的技能。倦收天唯独和厨房八字不合,而这是原无乡热衷于下厨的原因。 
 
他将所有的爱意倾注在每一道菜里,小心翼翼地藏进每一味作料里,那些无法开口的心意,被喜欢着的哥哥品尝着,在他味蕾间绽放,那个人的每一句赞美都仿佛是对他炽烈爱意的回应。 
 
可从最近两个月开始,父母不在家的时候,倦收天会和女朋友外出就餐。 
 
即便是亲情的那一部分,如今都被从身边生生剥离,原无乡从来都不是心甘情愿的。 
 
要是外面的东西不合他口味呢,要是他还没有吃饱……总是这样想着的原无乡,还是会做出两个人的饭菜,但一切都还是那样无力。 
 
原无乡不知道自己在这坐了多久,听了多久,想了多久,直到房间的门被敲响,惊醒的他才意识到屋内已昏暗一片。 
 
“吃饭了。”倦收天的声音在门外响起,不带什么情绪,平板生硬。 
 
但原无乡依然感到高兴,因为这是他满心喜欢着的哥哥的声音。 
 
因为这代表着,哥哥留在了家里。 
 
然而当他看着女孩坐在对面,所有的喜悦一瞬间都跌进了谷底。 
 
他讨厌别的女孩出现在家里,她们在他的领地上,夺走了那个人全部的注意力。 
 
“就做了几个家常菜,希望你们喜欢呐!”女孩腼腆地笑了笑,她没什么多余的心眼儿,还是个居家型的姑娘,也许很适合哥哥,但他就是无法心平气和地接受这一切。 
 
“她一定要坐在这吗?”原无乡冷漠地看着身旁的女孩,这样言辞带刺的他令她措手不及,明明学校里的原无乡是个好看的又彬彬有礼的少年,所有人提到他都是赞美有加。 
 
原无乡目不转睛的凝视令她开始害怕,身体仿佛受其支配般畏惧地从椅子上站起,却突然被倦收天一把按回了座位上。 
 
倦收天提了口气,仿佛压抑着不耐。 
 
“嘉莹是客人。” 
 
“客人会给主人做饭?” 
 
“她是一番好意。” 
 
这将取代他的好意,原无乡当然不会领情。 
 
他看着坐在对面的倦收天,他在吃别的女孩做的东西,这是第一次,当着原无乡面的第一次。 
 
他握着筷子的手用力攥紧,无处宣泄的心火发泄在肉体的痛感里。 
 
“好吃吗?”女孩面露期待地看着倦收天,而他毫不犹豫的点头令她满心欢喜,却令原无乡怒不可遏。 
 
“太淡了,哥哥喜欢辣一些的。” 
 
她灿烂的笑容在脸上凝成尴尬,原无乡发现自己是如此享受做一个坏人。 
 
他厌倦了让每一个女孩喜欢他,对他无话不谈,厌倦了从她们的口中得到自己朝思暮想的人。 
 
“诶?真抱歉……我下次注意。” 
 
“还有下次吗?今天哥哥应该要和你分手——” 
 
“原无乡!” 
 
他看见女孩惊愕的双眼,和倦收天压抑不住的怒气。 
 
他恨这些不明就里的无辜女孩,他恨虚伪矛盾的自己,但他更恨倦收天。 
 
那个人将他拖行在布满荆棘的路上,却总是给他一点前行的希望。 
 
“抱歉,我确实是想分手。” 
 
他就是如此,不让他死心。 
 
TBC

评论

热度(23)

  1. 弦惊琴断one page book 转载了此文字
    给大家介绍一下我最喜爱的太太